那是宫里的寺庙,年老的宫妃在这里求神拜佛,一些犯罪的妃子在这里出家,一句话,是宫里闲人养老的地方。现在,早前的冯皇后也到了这里——冯妙芝被软禁在了瑶光寺。

    她的脚步停下来。

    对面的人也正往这边看。

    昔日的凤冠霞帔已经换成了灰衣袍子。

    冯妙芝孤零零地伫立,身边只跟着一个青衣小婢。昔日的尊荣想也不敢想了。

    冯妙莲想起自己在家庙的时候那一身蓝色的袍子。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也能感觉到那样恶毒的杀气,穿透了空间飘过来。

    “贱人,你这个贱人……该死的贱人……你装死啊,怎么不继续装了?你怎么不干脆死掉?……”

    失败者歇斯底里。不敢相信自己此生的命运,一辈子没有受过挫折的大家小姐,一辈子被人捧在掌心里,但是却输得这样惨。一辈子青灯古佛有何意义?

    而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只不过是导演了一场苦肉计,就把一切荣华揽在了她的掌心里。尤其,她居然敢于如此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

    婢女们远远地跪下去:“参见皇后娘娘。”

    这一声“皇后娘娘”更是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地刺向冯妙芝的心口。

    皇后!

    天啦,她们叫她皇后。

    居然叫这个贱婢皇后。

    一场苦肉计啊,真有心自杀,难道杀不死吗?

    “贱人……你这个骗子……你在演戏,你在陛下面前演戏……”

    她冲过来。

    一墙之隔。

    两个人都站在高处。

    “贱人……你这个该死的贱人……陛下不会一辈子受你蒙骗……你为了害我,故意刺自己一刀……我知道,你是为了做皇后,你处心积虑……贱人,我诅咒你,贱人……”

    冯妙莲别过头去。

    那一刀是不是苦肉计呢?

    她不知道。

    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今日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