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四十二章 互惠互利

    “不过你死的时候都活够了,我才浪起来就死了,我憋了一肚子气,我还想去坟头蹦迪呢!”韩信被白起一激,也紧跟着绽放了自己的气魄,可随后就面带恼怒的对着白起说道。

    在战国那个变态的时代,人均寿命不过二十九岁,你白起活了都快七十岁了,而且还是自杀死的,死后昭襄王就回心转意,又是让人给你殓尸入棺,又是安抚你家的后人,还让百姓祭祀,爵位也给后人了,甚至到始皇年间,又给后人加了爵位。

    韩信寻思着自己要是这么挂的,貌似怨念也不大啊,毕竟人均寿命不过二十九的时候,自己活了快七十岁,而且死于自裁,死后该厚葬,厚葬,该祭祀祭祀,也没有薄待后人的意思。

    可想我韩信三十五完蛋的,那个时候人均寿命三十一岁,我好悬没亏死,而且相比于你一剑自裁,我可是活生生被那群家伙给打死的,我还没浪起来呢,就凉了,我家后人也基本凉了,要不是萧何狗东西还有点良心,自家怕是得灭族。

    这么一想,韩信更不爽了,凭啥咱俩都功高盖主了,你的死法比我好这么多,话说你这种死法搁我,我也没多少怨念啊,让我再当三十年齐王,六十五岁给把剑让我自裁,我也不亏啊,可我三十五死了。

    “梧桐树上拴战马,马鞍儿斜担紫荆鞍。”白起又唱了两句没头没尾的秦腔,韩信没听出来白起唱的是什么玩意儿。

    “你这唱的是啥。”韩信没好气的回道,“跟戏院差了八条街吧。”

    “偶尔唱唱挺好听的,消遣而已。”白起戏谑的看着韩信,他敢保证没人在韩信面前唱过斩韩信,未央宫,这些玩意儿,不过这狗东西肯定是听过赐死杜邮,得,我给你补上一段斩韩信,仙人嘛,这叫了结因果,你我都听了赐死杜邮,那也就都听听未央宫这出。

    这两天白起赚完钱就去戏院消遣,确实是唱的非常不错,相比于曾经那种祭天,演武,庆祝时的傩戏,这种有剧情,有语言的戏剧更有看头,而且种类特别多,什么神魔类型的,历史类型的,言情类型的,白起就跟小学生刚进起点,生冷不惧。

    当然白起出手也大方,反正都相当于抢来的钱,花起来自然是没有半点的压力,自己开心就行了。

    “唱的真难听。”韩信摆了摆手,听了一节,没听到自己的剧情,而白起又唱的很一般,于是没啥兴趣,而白起也是无奈。

    “其实真的挺好听的,唱得相当不错,回头你恢复了,我带你一起去听这个戏,包场的那种。”白起非常大气的说道,相比于韩信这种还没有从底层转变的家伙,白起至少干了三十年以上的顶级贵族,气场什么的还是非常足的。

    “也行,等我恢复了,到时候一起去听,说起来我还没有包过场啊,听说挺贵了,一次怕是得十万钱。”韩信有些扣扣巴巴的说道。

    “安心吧,到时候我请你。”白起摆了摆手说道。

    “呃,你哪来的钱?”韩信闻言一愣,白起有钱吗?有个鬼,仙人还需要钱?仙人可都是餐风饮露的,这货该不会花我的钱吧。

    “别这么看着我。”白起瞟了一眼碎渣韩信的视线,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担心两个字,不由得嗤之以鼻。

    “就你那九百二十多万,我还真看不上。”白起撇了撇嘴说道,如果在以前他会很在乎,但是现在,算了吧,见识了陈子川之后,白起对于韩信的钱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就是个没见过的钱的穷鬼。

    “你没动我的钱,怎么会知道我有九百二十万,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存下……”韩信的碎渣集体颤抖了起来,如同炸毛了一般,发出了洪亮的咆哮声,而后伴随着白起的动作戛然而止。

    白起就像是演练过了很多次一样,从怀里面掏出来早已兑换好的钱票,一沓百万大票被白起随意的撒了出来,飘飘洋洋的钱票朝着韩信的碎渣覆盖了过去,这几天用一万额度的钱票多次演练,已经让白起能将钱票洒出天雨散花的效果,特别的华美闪亮。

    “撒币的感觉还是如此的美好。”白起悠然自得的说道,然后蹲下身,在飘飘洋洋的钱票中对着碎成渣的韩信开口说道,而这一刻一张张的钱票才缓缓的落下来,将韩信的碎渣整个覆盖。

    “喏,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会花你的钱。”白起伸手从天空之中的钱票中接了一张,抖了抖,翻过对着那堆渣渣双眼的位置,那花纹,那数字,那金光,让韩信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你觉得我需要动你那九百二十万吗?”白起撤了撤袍子,从怀里面又掏出来一沓大额钱票,在手上掂了掂。

    这一刻韩信已经陷入了迷茫,他突然觉得白起说的好对。

    “你想要吗?”白起看着还没有被钱票覆盖的眼睛的位置随口说道,这一刻韩信真的想义正言辞的拒绝,但是面对白起那双心灵窗户,韩信真的说不出来自己不想要,于是默默的转开了视线。

    白起将那一沓钱票盖在了韩信碎渣仅剩的双眼的位置,这一刻韩信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金钱蒙蔽了他的双眼。

    “它们是你的了。”白起盘腿坐在对边对着被一沓钱票覆盖的位置说道,而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韩信,完全看不到这一刻白起的笑容。

    二十万局那是仙人能接的活?之前被钱砸晕了,没反应过来,现在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白起突然发现,这相当于陈曦直接将自己一生买断了,这可不行,得找个背锅的。

    故而白起特意兑换了两笔大额的钱票,合计两个亿,就是为了向陈曦学习,用钱将韩信砸晕。

    诚然,这个世界确实有不为钱财所动的人物,可韩信和白起都不是,准确的说,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是俗人,故而肯定能用钱砸晕。

    白起觉得陈曦那种直接将他砸晕,将他砸到意识模糊的做法其实是可以对韩信用的,实际上白起觉得,如果不是在长安经历了一波有钱人之后,陈曦拿十分之一出来他都有可能会被砸晕。

    “我去,老哥,你说你想干啥,我帮忙。”韩信所有的碎渣一起发力,将钱票全部抖了下来,然后勉力将之聚集到一起,看着白起非常激动的说道,这辈子,呃,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属于自己的钱。

    “没啥,我从陈子川那边接了一个大单,外包一部分给你。”白起随口说道,“也就是开入梦秘术虐虐人之类的事情,不过每次面对的人可能会比较多,十几二十个吧,不过对方兵力不会太多。”

    “这个我专业啊,管他多少个,没区别啊。”韩信非常自信的说道,“这一方面就交给我啊,我以前天天干这个,还都是免费的,没想到靠这个居然也能赚上钱啊。”

    “那是因为你没虐对人,我出去之后大杀特杀,赚了快有两亿,然后陈子川觉得这样不好,搞了一个单子让我专门做这个,看在顶你身份的份上,分你百分之八十吧。”白起随口说道。

    “分我百分之八十?要不得,要不得!”韩信震惊不已的说道,完全没想到白起居然是个好人。

    “废话什么,大秦的律法你不知道有多恐怖,钉死了,再说毕竟用你的身份,有些东西还需要你处理。”白起没好气的说道。

    “哦,那我却之不恭了,我的身份你随便用着,我以后也不打算用那个身份了,下次我恢复了,我就换个卫大将军的身份。”韩信随口说道,“您随便用就是了。”

    白起默默地点头,没事,你换什么身份我都给你当场爆出来,别看我顶了一个你的身份,但大家都知道我是谁,我白起非常有特色。

    “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客气。”韩信突然觉得白起挺不错的。

    “客气?”白起嗤之以鼻,“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秦法,我给你这么说吧,你们那个时候那都已经是始皇妥协的版本了,搁商君那个时候,你感受两下,肯定乖。”

    韩信啧啧称奇,真以为白起是习惯于秦律,改不回来,实际上白起在杜邮揭棺之前先去了秦驿山,确定商君是死透了才揭棺的,从某个角度讲对于商君是不允许死人诈尸的。

    “哦,我很庆幸,话说你活过之前有没有去昭襄王那边?我之前去了长陵,坟头蹦迪的那一刻,真的是开心啊。”韩信开始给白起传授一些开心的源泉,自忖白起对他不错,他也要互利互惠一下。

    “哦,我这边东陵都快被铲平了。”白起随口回答道,昭襄王的墓?没了,都快被铲平了,谁让地震了呢?完全不需要坟头蹦迪的,光是了解到坟包没了,白起都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浪啊,你们继续起来浪啊,我还活着呢!t21902181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