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咒术者们一直都在追寻着咒术的奥秘。

    因为,咒术者们认为,咒术乃是揭示世界的真理的力量。

    在这个领域上疯狂、贪婪、无休止又无止境的汲取着知识和认知,这就是咒术者的职责。

    从这点来看,咒术者和魔术师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归根究底,其实都是为了追求神秘,揭示神秘。

    不同的地方在于,魔术师一直在追求的乃是根源,咒术者一直在追求的则是神。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神是充满世界的灵气的一部分,亦或者说就是其本身,追求神的行为就像是在追求世界本身的奥妙一样,只要是个咒术者,都会为此着迷。

    当然,咒术者和魔术师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的。

    尤其是现代的咒术者,他们早已不像古代的咒术者那般,寻求与神共存之道,和神进行沟通和交流,与天地进行融合,断阴阳,转生死,而是已经抛却了宗教信仰,仅为了追求实用性及普遍性方才学习咒术,将咒术应用在修祓灵灾等工作上,和为了探求神秘而可以不择手段的魔术师相比,其实更像是魔术使。

    所谓的魔术使指的是将魔术当做工具和道具,为了自身的利益使用着魔术,达到诸如赚钱的目的的魔术师们。

    他们一直饱受正统的魔术师的鄙夷,可从性质上来看,和这个世界的咒术者倒是很相似。

    可哪怕是在现代,一直在追求着咒术的奥妙的人也是存在的。

    比如身为夜光转世的春虎,虽是现代咒术的缔造者,亦是现代咒术者出现的背后推手,若不是他统合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体系,进而开发出军事化的咒术系统〈帝式阴阳术〉的话,那从〈帝式阴阳术〉中诞生的〈泛式阴阳术〉就不会出现,更不会让咒术失去宗教信仰的性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他身为咒术者的本质无疑还是相当正统,对咒术抱持的态度极为虔诚,否则不会对身为神的金乌及玉兔行神官之礼。

    再比如过去曾为大连寺至道的夜叉丸,他无疑也是一个传统的咒术者,即使离经叛道,为了咒术,不惜将自己的儿女都进行禁术上的改造及实验,可以说是毫无人性,可他确实是为了追求咒术的真谛方才走在这条道路上,可以说是狂热又冷静的咒术狂人。

    有鉴于此,看到春虎出现,夜叉丸一直都用含有热量的眼神注视着他,因为春虎既是现代咒术之父,现代的咒术者是不可能不视其为圣的,更是灵魂转世和咒术历史的重要见证者之一,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一定会以各种方式尝试和春虎交流,以求窥视咒术深渊的个中美好。

    但现在,比起春虎,罗真的伟业更是无比惊人,不但成功在一年半前完成降神的奇迹,且还将真正的百鬼夜行以一己之力重现,将百鬼都收为式神,成为百鬼之主,这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奇迹。

    要知道,在百鬼之中,可是也有许多和神灵有深厚渊源的存在啊。

    比如红叶狩,其为第六天魔王的化身,战国时代甚至化身为织田信长,统御过神秘,若不是以户隐鬼女的身份降临,她就是货真价实的神灵了。

    比如铃彦姬,本身便为神女与神器的融合,被誉为神灵的一种,几乎可以说是一位半神,如果神性够浓,随时都有可能成神。

    除此之外,在百鬼中,很多都是拥有神性的。

    有的是付丧神,有的是山神,还有的干脆就是神灵的另一个侧面、化身以及分灵,均都拥有高等的灵性,也就是神性,在条件允许的状况下,完全可能蜕变。

    譬如酒吞童子,其便为伊吹山神明之子,亦有身为户隐九头龙的儿子的传说,乃是货真价实的龙神之子,具备极为浓郁的神性。

    譬如玉藻前,本体为白面金毛九尾狐,本来可是作为天照大神的御灵而被崇拜的稻荷神,也可以说是宇迦之御魂神,换言之就是太阳在人间的分身,天照的另一面,完完全全的神灵,且还是最高位的神灵之一,若不是以身为恶灵、妖怪的一面被召唤的话,其绝对不会仅仅只是战略级巅峰。

    就连大岳丸都被视为是须佐之男的另一面,因为须佐之男是拥有多种面相的神,一方面是作尽坏事的凶神,狂暴的破坏者,另一方面也是击退怪物的英雄,治理出云的守护者,同时也是掌理大海的海神,和佛教的瘟神牛头天王也有联系,甚至还有身为根之国大神及冥府之王的一面,大岳丸在传说中便曾一度死而复生,并疯狂大闹,加上拥有诸多神力和神剑,其便被视为须佐之男身为鬼的一面,方才被称为鬼神。

    百鬼之中便有着这众多和神灵有着深厚渊源的存在,和神仅有一步之遥。

    能将这些神性、神力、神格的拥有者们复活、培养、制造出来,并全部收为式神,这不是奇迹是什么?

    毫不客气的说,即使是有能力降神,想办到这样的事情,都是无能为力的。

    可罗真却成功了。

    那么,身为正统的咒术者,难道不该对此奇迹、伟业献上敬意吗?

    现在,夜叉丸就用着狂热的眼神注视着罗真,蜘蛛丸亦是忍不住有些激动,连春虎、角行鬼及飞车丸看向罗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充满着之前所没有的热意。

    只可惜...

    “遗憾的是,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只能之后有机会再进行了。”

    春虎陡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了。

    罗真看着这样的春虎。

    夜叉丸和蜘蛛丸的面色也是往下一沉。

    原因很简单。

    此时此刻里,春虎的目光已经移到昏迷不醒的多轨子的身上,眼中透出了些许的杀气。

    众人一下子明白,春虎究竟是为何而来的了。

    毕竟,一年半前,春虎就袭击过多轨子。

    现在...

    “把相马家的巫女交给我吧,八濑童子。”

    春虎直接向着夜叉丸和蜘蛛丸提出要求了。

    而且,还是不容置疑的那一种。

    “他想干什么?”

    京子就讶异了。

    显然,她没有想到,春虎是冲着多轨子来的。

    但这就是春虎现如今的使命。

    “我之所以转世,就是为了杜绝曾经发生过的悲剧。”

    春虎直言不讳的出声。

    “相马家,我绝不会再让你们降神。”t21902181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