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楚天的冷漠

    见静雪保持沉默,楚天还以为是自己没解释清楚,又将事件的始末从头到尾讲一遍,又问道:“小静,溯源瞳探测出的最终结果,为何与你的剑意一模一样,打伤姐姐的家伙,是你认识的人对不对,告诉我他是谁?”

    说到他是谁时,楚天身躯都是在颤抖,显然已到了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边缘。

    静雪沉默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轻声说:“天哥,你能先告诉我,你知道了是谁后,会怎么对付那个人吗?”

    闻言,老狐狸连悄悄传念提醒:“小子,别冲动。”

    但这个状态下的楚天,又岂能听取对方丝毫的建议,眼都红了,俊脸上浮现出一抹暴虐的味道,寒声道:“这还用问吗?待我拥有足够的实力,当然是把他宰了。”

    事到如今,他依然保持着对静雪的信任。

    即便明知对方与那真凶有着一些联系,但还是毫不保留地向其告知自己的想法。

    静雪似是被楚天声音了地狱般的仇恨和冰川般的冷意所激,美目看向楚天,待瞧清楚天眼中的认真后,绝色俏脸上,她的神色突然变得无比悲伤起来,用难过的语气说:“哥,你要杀了我吗?”

    楚天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问道:“你的意思是,打伤姐姐的就是你?”

    他多么希望对方这时能摇头。

    但静雪却是肯定地轻轻点头,道:“没错,她就是我打伤的,你们见到的那道怪影,不过是我的分身罢了。”

    似是怕楚天不信,她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还记得在出事的当天,你们曾遇到一直熊兽看上去比实际上强很多吗,原本四阶的熊兽,看起来像五阶,也是我动用了一些手段。”

    直到这时,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勉强笑道:“小静你把自己说的太奇怪了,你晋升登天境比我还玩,现在也就是融元期的修为,就算你有非凡手段,能在熊兽身上做出那种恶作剧,却也不可能是打伤姐姐的那个人。”

    他眼中浮现出一抹深深的心悸,即便那恐怖的一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他每次想起,都会感到心悸。

    这份心悸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散,只会因时间的推进变得更加强烈。

    “那是因为我隐藏了修为。”

    静雪解释道,旋即将自身气息展现,一开始就是现在的融元期阶段,并在楚天眼里,如雨后春笋般节节拔高。

    这里要解释一下,只是让楚天有所感应,其他人绝对感受不到,气息提升到如此恐怖的程度,空间,甚至地面都没有丝毫的震动。

    简直匪夷所思。

    但于她却是信手拈来,随意施为就能达到。

    是以除了楚天能清晰感应外,其他人都无从感知,是以没有在这时引起什么多余的风波。

    她的修为节节拔高,媲美现在楚天的淬体期,将其超越的炼神期,旋即突破一个大境界,到达林无双等寥寥几人也只是刚达到不久的通灵境一重天,二重天…

    直到九重天。

    然后一股域主境以上强者独有的扭曲空间的意蕴从她窈窕娇躯上蔓延而出。

    提升气息到此停止。

    静雪将气息尽数收敛,向楚天轻声问道:“还需要我继续提升下去吗?我知道这对天哥你很难以接受,但事到如今,我不能对你再撒谎了,虽然我现在很后悔很后悔,但我真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当初我见你和楚楚姐姐在一起,那么幸福,我心里就在想,我什么都不比别人差,凭什么她能获得这种幸福,而我却不能,或许是嫉妒心作祟,我一时就忍不住打伤了她。”

    “天哥,对不起。”

    在她说话时,楚天一步步后退,脚下踉踉跄跄,一步深一步浅的将地上的积雪踩出脚印。

    他英俊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用一种陌生中带着恐惧的目光看着静雪,口中连道:“不可能,这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噩梦。”

    没错,这绝不是他心目中那个恬静的,永远在温柔微笑着的女孩,这一定是噩梦,是噩梦就要醒过来。

    他急于醒过来。

    他用手疯狂的掐另一只手的手背,把手背都掐破了,鲜血都流出来了,一滴滴滑落到雪地上,但即便如此,他也终究没有从这噩梦中脱离出来。

    他的泪水也是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一滴滴滑落到雪地,滚烫的温度渐渐融化着落点的晶莹积雪。

    静雪见了,本能般要上前查看,但楚天这时却像是受了惊一般,拼命的用胳膊甩开他,然后恐惧的看着她。

    这种目光让静雪似曾相识,她也觉得心神有点恍惚。

    很久很久以前,早先相依为命,怜她爱她的哥哥,也像是受了惊一般,拼命的用胳膊刷开他,然后恐惧的看着她。

    当时,年纪尚幼,还是个小女孩的静雪芳心一痛,仿佛被无数根锋锐无比的针洞穿而过。

    她不受控制的,很伤心很伤心的哭了。

    现在,依然成长为绝美少女的静雪,依然芳心一痛,仿佛被无数根锋锐无比的针洞穿而过。

    不过,她好歹成长许多,尽管同样很伤心很伤心,却强忍住不哭。

    但心中依然有着无边无际的绝望潮涌而来。

    当时,哥哥因为恐惧,毫不留情与她决裂。

    现在,她视为精神依靠的楚天,也要同样因为恐惧,毫不留情与她决裂吗?

    绝望之下,即便静雪拥有整个天下数一数二,或许是当世最强的实力,即便她拥有沉鱼落雁的容貌,即便她各方面的资质都妖孽无比,甚至用妖孽都远远不足以形容。

    但此时此刻,见到这和过往如出一辙的一幕,她芳心依然难以避免的感觉一阵无力。

    难道说,她终归摆脱不了这个宿命吗?

    不!

    “天哥他,和静轩不一样的,只要他能谅解我,即便是再大的坎,再深的鸿沟,只要我们在一起,也一定能一起渡过。”

    打定主意,她又看到楚天手上鲜血淋漓,心疼无比,娇躯一闪,毫无征兆出现在楚天面前,纤纤玉手不由分说握住他右手,将一丝元气渡入进去。

    虽然只是一丝丝,却完全超越了登天境这个层次,楚天手上伤势立即愈合,其他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数息内彻底弥合。

    却不曾想,这让楚天更加绝望。

    他亲自感受到这道气息的层次之高,委实不知比他强大多少倍,而且还是对方的冰山一角而已。

    他终于相信静雪的话了。

    小静,不,面前这个恐怖的家伙就是打伤姐姐的凶手,就是他心心念念三年之久的,也让他蒙受这么长时间的不共戴天的仇敌。

    更可笑的是,他还把这个居心叵测,恐怖到极点的仇人,当作最亲密的人,喜欢了好久好久。

    几年来与面前这个人相交的一幕幕电光石火般从心中闪过。

    越是回想,越觉得此女的心机之深,其隐忍和伪装的能耐,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这么久都没有丝毫察觉。

    即便老祖亲自提醒,他也想都不想,直接否决。

    说也奇怪,刚开始,他感到恐惧,害怕,甚至痛苦流涕。

    但这会子他认清了静雪的真面目后,虽然对其恐怖能力,心机之深已经有了准确的了解,也很明白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各方面的恐怖到极点,不可抵御的危险分子,但他心情却渐渐平复下来,不再有丝毫的惧怕。

    冷静下来的他,不再恐惧,不再惧怕,也不再流一滴泪,看向静雪的银瞳中,以往的宠溺,怜惜,爱护等感情统统烟消云散,除了冷漠,就只有冷漠。/10_10075/t21902181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