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365bet y亚洲_365bet 收不到验证_365bet在中国合法网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凡界的秘密(二更)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凡界的秘密(二更)

    夜溪眼角扫到他的若有所思,哼哼:“别想了,我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刎笑:“怎么?你师傅对你不好?”

    又来挑拨离间。

    夜溪白他:“我带我师傅一起回,撇下你个老光棍子。”

    指着身周众人炫耀:“我都不用自己个儿生,儿子女儿都有了,兄弟姐妹也很多,你有个啥?”

    刎不跟她计较,反而态度良好的问她:“你家什么样?”

    夜溪哼一声:“你的心鳞甲呢?”

    想知道?拿心鳞甲来换。

    刎翻了个身,又想了想,翻回来:“凡人也能飞?”

    夜溪的传送包里,是有汽车飞机轮船的,但也仅限有而已。

    打包的时候夜溪也犹豫过是不是不合时宜,但只是透露一下,告诫他们便是凡人用自己的智慧也能达成神一般的成就,不要小看任何渺小的生物,算是警示。

    当然原理什么的她是不会说的,这里不是科技世界,有自己的秩序和规则,冒然加入一种新文明,未必不是祸。

    夜溪拖长声调道:“鸟都会飞,凡人怎么不能飞?”

    便是这个世界的凡间,也有厉害的匠人造出能飞的木鸟,虽然只能滑翔几百米,但那真正是只有凡人的智慧的结晶,也不知道慢慢发展着能不能发展出科技来。

    恩?等等,凡间过去很多很多年了吧,或许,有了呢?

    心思一动,想去凡间走走。

    才一想,夜溪就消失在甲板上。

    大家慌了一瞬,旋即淡定下来,不定过一会儿人就回来了。

    刎看得羡慕,这丫头,稀奇古怪的东西真多。

    夜溪是懵的。

    小石头?我只是想一想呀,你这是作何?

    小石头:带你飞呀。

    凡间一日游,走马观花。那感觉,真是一日看尽长安花,那么多界,每个界里多多少少的凡人界,小石头带着夜溪化成一道急风,从高空,从地面,从树木,从溪流,从亭台楼阁,从街道宅院,呼一下刮过,太快,快到时间静止,一帧帧一幅幅,拉长了全塞进她的脑中,来不及整理。

    呕——

    第二日的同一个时刻,夜溪重出现在甲板上,就在她消失的那个位置,猛的一伏,双臂撑地,没能吐出什么。

    众人围过来,没有太靠近,等她自己缓过来,摊在旁边,小脸煞白,唇上也没了颜色。

    晕车晕的。

    “遗忘。”

    半天,夜溪才缓过劲儿来,慢慢起身,坐好。

    “唉,要是宝宝在,我早有个软和被子靠着了。”

    见众人被她说的二字弄得一头雾水,夜溪止不住的心酸,悲从心来。

    宝宝,我想你。

    立时,众人反应过来。

    放榻的,堆被子的,抱她的,端茶的,倒水的,捏肩的,揉腿的...食小二更是火力全开油锅呲啦响。

    夜溪还伤心着呢,若是宝宝哪需要她提醒。

    对慕离和容无双道:“还说喜欢我,有那个脸呐。”

    两个人一噎,实在是...他们委实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而且,大家身体不舒服最先做的事是打坐啊...

    容无双说慕离:“你怎的不喂丹?”

    慕离恨恨不说话,夜溪她根本就不嗑那玩意儿,他就没能想到。

    夜溪又说无归:“你就感受不到我难受?”

    无归能说他真没有?不是痛及神魂...咳咳。

    “我的错。”

    夜溪再说凤屠:“咱都有俩儿子了。”

    凤屠给她拍着背:“对对对不起,我太粗心大意了。”

    空空看不下去,水囊怼上去:“行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后宫呢。”

    苍枝捧着虫子问她:“进去走一遭就好,要不要?”

    “当然不要。”

    热乎饭吃下肚,放下筷子,夜溪主动说起。

    “我发现一个凡界的秘密。”

    秘密?凡界的?

    一天功夫去了凡界?

    连刎也过来听。

    夜溪喝了口汤,才继续说:“我发现,凡界的历史,没有超过一万年的。确切的说,有记载的历史,没有超过一万年的。”

    恩?什么意思?

    夜溪跟着小石头可是见啥记啥,藏书楼图书馆的地方没少进,就凭那嗖一下,硬是精神力扫走大部分内容。

    回来一整理就发现了问题。

    “也就是说,大约几千到一万年的一个轮回,凡界的历史彻底更换一遭。”

    众人皱起眉头。

    “我特地看了仓禹的。仓禹凡界,咱们几个是经历的,”夜溪看金锋空空:“金锋你出生的那个地方,还有空空你历练做太后的那个小国,完完全全消失了,大致地域还在,但可追溯的历史却只有三千年,而三千年以前,在那里凡人的传说中,是神人创世。”

    众人惊。

    夜溪:“太一致了,所有凡界明确的历史没有一个超过一万年,难道所有凡界都会突然消失再突然重新开始?”

    “我比较倾向于是天道在刻意的让凡界遗忘,似乎要把他们圈在什么里似的。”

    “比如尊大人问我的飞机。其实飞机的诞生,是凡人研究了会飞的昆虫鸟类之类,经过无数次的试验,还有别的一系列发明手工打造出来的,听着似乎不可行,但在我家乡的历史上,从萌芽到普及,也不过百余年,再算上木工飞鸟,几百上千年。这点时间,对神界,对仙魔界,对稳定的下界算得什么?”

    “但我刻意留意了下,让凡人飞的,迄今为止,最高成就仍是木鸟,只能简单滑翔的那种,而且,那木鸟的出现,记载不过百余年。可分明以前未来神界前我在凡界看到过相关。”

    他们来神界都多少年了。

    “所以,凡人在被刻意的抹杀某些意识吗?”

    是怕凡人发展起某种特别的文明会撼动现在的社会体系吗?

    但,凡人只是数量多而已,他们的地域远不比其他,甚至他们无法进去——难道?

    其实凡人得到某种契机也可以?

    可,凡人那么卑弱,一个普通的仙人都能举手间灭国——若是凡人能成长到举手灭仙灭神的程度呢?

    只是,仙凡并不完全隔绝,发现凡人能够另辟蹊径强大起来,仙,神,会怎样做?

    所以,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防范?

    还是保护?

    嗡——

    脑袋一疼,大锯拉扯似的疼,夜溪抱着脑袋摔在地上把自己拱成大虾。

    青色衣角一闪,竹子将人抱起,不见。

    众人焦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

    有志一同去看刎。

    就见他怔怔出神。

    无归一步过去:“她怎么了?触犯了什么?”

    刎慢慢看向他,忽然笑了笑,摇了摇头自语:“小脑袋瓜子,都在想什么。”对他道:“不该想的不要想,你家老头儿没告诫?”

    无归生气:“也没谁列个单子说哪些不能想。”

    “嘿,跟我急,是我让她想的,是我让她疼的?你对我凶什么,有本事去抓罪魁祸首啊。呵,本事不大,想得忒多。”

    刎把人推开,也消失不见。

    还列个单子,本就不预有人想那些呢,给你们提示不成?

    w23051412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