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后,华夏边境小城-芬城。

    一座军事基地伫立在远离芬城市区的深山老林中,而在这深林中的一个天然湖泊前,江晓正坐在湖泊边缘。

    他挽着裤腿,小腿在湖水中浸泡着,湖泊中心处,正有一头巨大的鲸鱼起起伏伏,占据了这个湖泊。

    它不仅占据了这里,由于它那巨大的体型,研究人员不得不请求军方,将这天然湖泊拓宽拓深了不少。

    噗!

    嗡嗡鲸转动着身体,轻轻的拍打着腹鳍,一片巨浪袭来,拍在了江晓的身上。

    “诶呀......”江晓双臂遮挡在脸前,被这浪花拍的浑身都湿透了。

    “嗡......”

    江晓咧了咧嘴,心中颇为无奈。

    这么大还这么淘气,对得起你那200多吨的体重吗?

    经过研究员的测量,江晓很清楚的知晓了嗡嗡鲸的体重。

    事实上,当江晓发现嗡嗡鲸足有200多吨的时候,可是把他吓了一跳。

    这一肚皮下去,能压死一群星武者了吧?

    话说回来,玩耍的对象还是要寻找体型差不多的,否则的话,很容易变成“霸凌”。

    “江小友。”身后,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女性嗓音。

    “嗯?”江晓转过头去,却是急忙站了起来,道,“狄先生。”

    “呵呵。”狄莲露出了赞叹的笑容,一脸的褶皱饱含着沧桑的痕迹,“不出我所料,小友果然来了龙窟,而且还给华夏献上了一份大礼。”

    江晓笑着摆了摆手,道:“什么献不献礼的,那是我的任务,是我应该完成的。”

    “这就是你从北大西洋中带回来的嗡嗡鲸?西马王国的王室贵族,就这样任你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将它带走了。”狄莲的目光望向了那湖泊中露出来的船帆型巨大背鳍,笑着说道。

    江晓也是乐了,道:“说真的,狄先生,你觉得这种生物,谁敢用强的?”

    狄莲点了点头,忍不住又是一阵啧啧轻叹:“听说,它帮助尾羽团猎杀了一只囚龙,不得了,不得了啊。”

    “啊。”江晓示意了一下湖畔远处的研究人员,道,“你的团队人员都很不错,并没有太为难嗡嗡鲸。”

    “呵呵。”狄莲笑着迈步上前,示意江晓坐下,“正如你所说,这种生物怕是没人敢得罪,也没人能承受得了随之而来的后果。”

    狄莲穿着白色大褂,也不在意那湿漉漉的泥土,同样坐了下来。

    她那浑浊的眼眸,望着那平静的湖面,似乎能看穿其中的暗潮涌动:“听说,你的化星成武很奇特,而且你在星河期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化星成武的部分功能。”

    “是呗。”江晓回想起了过去几天的被军方询问,以及检测星技强度的时光,忍不住咧了咧嘴,开口道,“我的化星成武可以加强我星图内星技的威力,现在我也只是粗浅的掌握了要门。

    如果我真正有幸进入星海期,获得了醍醐灌顶的机会,可以真正做到化星成武,相信我的星技强度会增加的更多。”

    “应该包括你星槽中生存的黑白烛火。”狄莲开口道,“我曾让你尝试着用黑白烛火,去依赖我的雾龙,却是没想到,你让那烛火依赖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甚至比雾龙都要强大三分。”

    “侥幸,侥幸。”江晓连连说道,“嗡嗡鲸的智慧很高,这种生物,根本不是人类星武者能够收服的,它甚至不应该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是它选择了我,而不是我收服了它。”

    “嗯。”狄莲不断的点头,认可道,“关于你星宠这方面消息,你们守夜军高层和我透露了不少。

    来的时候,我也看了助手给我的数据资料,嗡嗡鲸实在是太聪明了,有些方面,就连我们人类都自愧不如。”

    说着,狄莲转头看向了江晓,那稍显浑浊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钦佩:“到底是什么样品质的人,才会让它心甘情愿的追随呢?”

    “呃......”江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但凡换成别人,江晓已经可以皮上天了,但是他对这位“国士”级别的人物,是特别尊敬的。

    狄莲的一生都献给了星学,献给了华夏,她和她的团队兢兢业业、数十年如一日的研究星珠、星技、星兽,其所编制出版的教科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华夏学子。

    这类人,可谓是国家的脊梁,是真正值得尊敬的那类人。所以江晓在与狄莲的接触中,一直将姿态放得很低。

    狄莲突然笑了,道:“不过小友这名称倒也有趣,嘤嘤熊、嗡嗡鲸......”

    江晓:“......”

    狄莲同样没什么架子,笑容和蔼,继续道:“噬海衣的名称倒还正常一些。你有想过黑白烛火的能力上限么?它到底能依赖多少星兽,又或者是根本没有数量上限。”

    江晓摇了摇头,开口道:“要是能见一个依赖一个就好了,我能组成一个星兽军团?”

    “呵呵。”狄莲哑然失笑,道:“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看了助手给我的资料数据,你的黑白烛火成长的太快了,与上一次测量数据比较起来,简直是有质的变化,也不知道是这变异的小家伙太过强大,还是你那北斗九星图功能所致。”

    江晓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还要研究多久?我还得在这里驻留多少时间?”

    狄莲说道:“个例不具备太大的研究价值,自从我们康克金德一别之后,你知道在全国上下、包括在中亚地区,有多少将士接到任务,踏遍了厄夜山异次元空间,日日夜夜的守在圣墟之侧,就为了等一只黑白烛火么?”

    江晓微微挑眉,道:“结果呢?”

    狄莲摇了摇头:“至今为止,没有发现第二只黑白烛火,你很幸运。”

    江晓笑了笑,道:“是那个大疆省的孩子很幸运,他捡到了黑白烛火。”

    “嗯。”狄莲静静的看着江晓,道,“如果你没有解救他们一家四口,没有从厄夜山危机中拯救那座城镇,那一家人,又怎么会将这特殊的小家伙送给你呢?”

    “诶呀,狄先生,别夸啦,再夸我就真的飘了......”江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狄莲开口道:“你现在可是探索龙窟的重要人物,一旦命令下来,你的所有星兽都会原数归还你,我们不会影响你的任务进程的。”

    “嗯......”江晓沉吟片刻,却是叹了口气,道,“龙窟在三天前关闭了。”

    狄莲点了点头,却是说道:“不用担心,它还会再开的。”

    江晓感叹道:“我本以为是因为圣墟的大量开放,国家认为异球要与地球融合,所以才调动大量兵团迅速探索龙窟,现在才知道,哎......”

    狄莲说道:“当然有你说的原因,但是半年前那次龙窟通道关闭,的确是吓到了很多人。上一次龙窟关闭,可是三年半之前的事情了。”

    事实证明,龙窟关闭了不止一次,最近的那一次,就是在半年前,一时间,华夏和俄联邦都有点发懵,不知道龙窟会在何时再次敞开。

    而在一个月后,就在原位置,那龙窟的隧道再次固执的敞开了,时至今日,人们对那特殊的通道入口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此时,又正值特殊的异次元开放、圣墟降临时期,异球与地球融合的概念已经被上层知晓,在多方因素影响之下,探索龙窟这项任务才再次开启。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半年过去了,龙窟的入口再次封闭了,这一次,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才会再次敞开。

    狄莲疑问道:“其实龙窟很古怪,你不觉得么?那里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与其他所有下层维度不同。”

    狄莲继续开口说道:“任何一个异次元空间的下层维度,都是没有时间流逝这一概念的,但是龙窟中却拥有昼夜,而且是快速轮转的昼夜,而且那里的地形非常特殊。”

    江晓点了点头:“嗯,我感受到了,一会儿是白天,一会儿是黑夜,的确让人很难适应。”

    狄莲突然开口询问道:“你是否想过,龙窟之中是否真的拥存在圣墟?”

    江晓微微挑眉,看着狄莲。

    狄莲开口道:“龙窟中的生物,其星技威力是毋庸置疑的,我想你已经有了直观的感受,而每一座空间大门的圣墟,都是非常不稳定的。

    龙窟中的龙族,随随便便一个星技,就可以将那不稳定的圣墟砸碎,那么......为什么龙窟会存在如此之久?”

    “这......”江晓沉吟半晌,道,“这的确是个问题。”

    狄莲伸出了手掌,轻轻的拍了拍江晓的肩膀,道:“那就要等待你这样的人,去为我们解答了。”

    江晓重重的点了点头:“荣幸之至。”

    狄莲看着身旁这年轻的华夏面孔,她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笑的很开心,也很幸福。

    一老一少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湖面。

    江晓开口道:“关于小烛火的研究,我很抱歉,它不愿意依赖其他生物,你们找来的那些星兽,它似乎都不感兴趣,它更喜欢在星图中和嗡嗡鲸、嘤嘤熊待在一起,我没办法强制命令它。”

    听闻江晓的话语,狄莲却是关心道:“对了,上面将星龙蛋奖励给你们了,我听说,黑白烛火和星龙幼崽的感情培养,收效甚微?”

    “嗯。”江晓点了点头,“小烛火和它非常的不契合,差不多快要变成见面就打架的程度了,更别提什么依赖了。”

    狄莲感叹道:“龙族毕竟是高傲的,哪怕它是星龙幼崽,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那一类生物。”

    江晓咧了咧嘴,道:“前几天你还没来呢,你看监控视频了吧?我的小烛火刚在星龙面前路面,就被那小破龙一尾巴抽飞了......”

    狄莲面含笑意,看着江晓,道:“我也看到你祝福那星龙幼崽了。”

    江晓的面色稍微有些尴尬:“呃......”

    狄莲:“你的职业生涯中,很少碰到这种治不服的星兽吧?”

    “可不是嘛。”江晓砸了咂嘴,道,“别说星兽了,就连二......咳咳,反正我这一发祝福下去,就没有奶不服的生物,结果那星龙可倒好,是真的不服,傲到骨子里去了!

    简直就是‘士可杀不可辱’的典范,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又去尝试着培养感情,你猜怎么着?”

    狄莲好奇的询问道:“我没在那边,发生了什么?”

    江晓的脾气也上来了,道:“真的,我就服了,它刚才差点自爆!你敢信?

    它见我面第一时间,二话不说就要自爆,这性子真的是太刚烈了,和它爹一样一样的,吓得我赶紧又奶了它一发......”

    狄莲:“......”

    不出意外的话,他爹,应该就是那条在草原中自爆的星龙。

    说着说着,江晓的面色有些古怪,道:“我虽然成了恶人,但似乎成就了小江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t21902181

    te1808171